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给1.7万棵树做“体检”

2020年06月22日 16:51

公园树木是公园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公园安全的重要组成因素之一,为了提高市属公园树木整体安全性,确保市民游客游园安全,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近期对市属公园内树木开展了健康及安全评估工作,在台风季来临之前,消除安全隐患,提前做好防范应对工作。

公园树木是公园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公园安全的重要组成因素之一,为了提高市属公园树木整体安全性,确保市民游客游园安全,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近期对市属公园内树木开展了健康及安全评估工作,在台风季来临之前,消除安全隐患,提前做好防范应对工作。

公园树木需要定期“体检”

由于深圳台风、暴雨等恶劣天气多发,公园树木因自身生长问题如进入衰退期,出现内部结构受损;或受外界因素影响,台风、暴雨季很容易出现断枝、倒伏等情况。公园游客量大,人流密集,树木的安全直接关系到市民游客的生命财产安全,通过及时对树木检测和修剪,避免安全事故的发生。

据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检测主要针对主园路3-5米内、公园广场等重点区域的树木,以及古树名木、超大树木和其他重要景观树木。并非每一棵树都需要进行体检,那些不会直接关系到游客安全的树木,将让其保留最自然的状态。

“生病”树木将对其修剪养护

树木体检主要是通过目测法和仪器检测法来检查树木的健康状况,包括树木整体生长情况、树干内部受损状况、枝叶状况以及病虫害状况等。工作人员将利用picus仪器,通过声波对树木内部进行断层扫描,类似于人类的B超区发现树木内部存在的问题。

工作人员用Picus仪器检测树木

检查及评估工作结果显示,公园内部分树木存在倾斜、偏冠、病虫害、木质部裸露,以及不同程度的内部受损等问题,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针对树木检理中发现的情况,公园将对树木分别实施修枝整形、树洞修补、病虫害防治、定期监控、悬挂安全指示牌,以及加强日常管理养护等措施,进行维护及抢救复壮,保障树木健康生长。其中修剪是一项重要手段。修剪重点在公园主园路、主景区及亭台楼阁附近等涉及市民安全的乔木,以提高树木抗风能力,最大限度降低台风损害,营造安全的游园环境。

经统计,目前已完成市属公园内约17469棵树木的排查,对其中996余棵进行了重点监测并出具检测报告,并对约2581株有枯枝、病枝及歪斜等问题的树木进行了修剪。预计6月底前将完成市属公园树木检查与评估工作。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编辑:马静欣]


相关推荐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客网给租房小白们,一些良心建议!

趁着年少,独自一人在城市打拼,为寻一处安隅,竟耗费了所有剩余的精力。这一路走来,跳过了黑中介,跳过了假房源,终于找到了心仪的房子,激动之余果断签下合同,心中自然美滋滋。等到退房才发现,果然自己太年轻,压给房东的押金是别想要了,各种费用克扣之下,还隐隐有种倒贴的架势。懊恼之余,只能告诫自己下次长点心眼!对于长租房的租客来说,租房过程中的圈套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被坑。这其中,房屋的押金难退就是一个让租客头痛的问题。这其中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合同占据优势,房东本地人,但拒不退还押金。还有一种是合同不占据优势,各种事项克扣。如果遇到第一种,可以打电话到消费者协会,进行协调处理,金额大的可进行民事诉讼,维权之路长漫漫,看谁熬过谁了。如果是第二种,自己的合同本就不占优势,条条框框都在打着“擦边球”,房东吹毛瑕疵挑着房子本就存在的问题,以此用各种名义来克扣租房押金,租客又该怎么办呢?这需要租户在一开始就擦亮眼睛,细细揣摩合同,读懂其中的“深意”,比如房屋及家具受到任何损害则克扣一定比例的押金作为违约金等。入住前,对于房屋的各个地方都要检查一番,小到地板上有一块擦不掉的污渍都给房东报过去,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当然,这些都是无奈之举,如果租客在一开始就找到好的租赁平台,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些事儿了。租客网是以“海量真房源、放心租着过”为核心业务板块,竭诚为广大租客服务的互联网租赁平台。在“真房源”这件事上,租客网绝不含糊,保障每一个租客看的和住的都是一样的。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保姆管家”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让租客们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同时租客网率先采用“信用体系认证”,提高了平台门槛,规避了一系列的租房骗局问题,“真房源、信用免押金、免中介费、按月交租、可长租、可短租”等特点能够让租客安心入住。租客网,信用免押金,让租客不再遭遇押金强行克扣之苦。你的押金还是你的押金,它不会留房东的钱包里,终究会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2020年05月26日 11:12

租客网:缺觉会影响心理健康,有个好的住房环境难道不重要吗?

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是租客演绎出的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咸里,肯定有一个你【酸咸】“租的房子太老,电器是易坏体质,水压不稳常常洗不了热水澡;合租室友爱抠脚,卫生不愿打扫,作息总合不上拍,我只能常常顶着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上班”【温暖】“某天我在深夜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改着方案,突然停电,周围一片黑暗,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好打电话给房东询问情况,没想到房东大妈一点没脾气,立马带人过来检查线路,走的时候还递给我一把锁,让我多锁一道门,怕我一个女孩子在老小区不安全,那天晚上我一边吃着剩下的泡面一边哭了好久。”【小确幸】“合租的室友恋爱了,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临走的时候请我吃了一顿火锅,说感谢我合租以来对她的照顾,之后我一直看着她结婚生子,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合租期间有幸参与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苦涩】“因为房东突然卖房,只能被迫在深夜找房搬家,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拦车,零下几十度的冬天,我搬进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害怕被合租的室友投诉扰民,只敢靠着行李袋睡了一夜”【回甘】“我遇到的大部分房东,租房前说的挺好,搬进去下月立马涨房租。还好现在碰到了一个不错的房东,5年没涨过我租金。”人间不值得,人生值得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租客们的百味人生,是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是它日的别来无恙。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在短视频横行的时代,所有人都是主角,不必彷徨,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租客网用短视频为租客发声,租囧生活大爆炸,真实阐述租客百味人生,让世界倾听租客心声!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租客网颠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并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愿你历经山河,仍觉人生值得

2020年04月25日 09:34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